服务热线0471-8633888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15248123014

精品散文《沙漠的声音》,一起来欣赏!
来源: | 作者:shenquan | 发布时间: 2019-10-11 | 5339 次浏览 | 分享到:
沙漠的声音
沙漠,历来都以荒蛮、凶残、冷漠而闻名。曾几何时,多少村庄被吞没,多少城堡被掩埋,多少生灵被扼杀,沙漠成了死亡之海,沙进人退成了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。 然而,沙漠也是有生命的,也能发出自己独特的声音,有时还悦耳动听,只要你愿意去听,仔细去听,认真去听。
靠近大漠,遥望一颗颗砾石冷峻的神情,一种博大的精神沿着岁月沧桑的痕迹无止境地扩展,在一望无垠的大地,伫立豪放的影子;一种高傲的情绪顺着时光的视线攀援上升,在湛蓝饱满的天空,写下壮丽的狂欢。千里荒漠,从线装古书中发出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赞叹,从古长城垛口追逐“羌笛何须怨杨柳,春风不度玉门关”的哀怨。苍凉悲壮感动粗犷的漠风,将历史的风情洞穿,在大漠中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,唤醒孤寂的生命。
回望大漠丝绸古道,匆匆的脚步声,西行的战鼓号角声,幽怨的羌笛声依然清晰可闻,依然飘飞回旋。我看见,飞天飘舞的仙女,反弹一张琵琶,在沙原上潇洒演绎一曲绚烂的浪漫。一串胡笳,一支长箫,拂动古城堡沧桑的胡须,穿越时空,呼啸抖动至今。那些镌刻在岩壁上的雕塑与壁画,那些回旋在长空中的经文梵音,总在回放一段段辉煌的剧情,总在讲述一串串动人的故事,总在吟诵一首首激昂的诗章,总在传唱一曲曲空净禅化的佛歌。或许,那些美丽的传说早已在漫天飞舞的流沙中化为一片夕照下的白骨,仰或一处残败的遗痕,但在那浸着血和泪、埋着豪气和灵魂的沙粒之下,分明有猎猎的旗帜在飘,有凝结成的历史的宣言在读。我也看见,一队商旅驼队的铃声摇醒了古道漫长而寂寞的时光,深深锲入大漠的记忆,大唐圣僧的取经,张骞的出使西域,霍去病的西征,班超的出任都护……于是,看到了大漠中驰骋的军队,匆忙的使者,商旅的身影,执著迁徙者的脚印,看到了血和泪,看到了裸露的白骨和风干的躯体,看到了城堡的残垣断壁和荒芜的村庄,听到了孤魂野鬼的嘶鸣,听到了沧桑疲惫者的足音,听到了幽深的哀怨凄诉……沙漠并不寂静,并不空虚,也并未停滞。沙漠,以千年的沉淀和深重的历史,讲述着一个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。
深入大漠腹地,沙漠的声音就更真切,更直接。太阳恣意地发着神威,沙砾像着了火般滚烫炙热,脚一踏入,全身的每一寸肌肤,每一根神经都会感到它的热烈,它的缠绵,似乎有烧红的铁板烙肉时“滋滋”的烟味升腾开来,踩踏提拔间,泪腺和汗腺像大漠中的水一样倏然干涸,人被黄沙无际的泥泞深陷,心被炽热的火浪熏晕埋没。原来,沙漠是另一种泥泞,发出的是另一种声音。风肆无忌惮地呼啸着已有的音符,似乎有鞭子抽打时“啪啪”的声音弥漫在半空,仔细的,魔鬼般的改变着沙丘的形状,今天捏成月牙,明天雕成馒头,并给它们画上流畅的线条,披上终身的外套。沙丘挣扎着阵痛,在滚动,在流走,在呻吟,就像那些穿梭的蜥蜴,不知疲惫地在跳跃窜动,在凄厉的呼喊,在哀婉的鸣啼。大漠,以魔幻的笔墨手法撒播着它的超然和从容,也执著激昂地唱响它的意志和信念。